•   [会员中心]  [退出]
  • 注册
  • 会员服务
首页 > 宏观经济 > 国内经济环境和基本走势分析 详情

国内经济环境和基本走势分析

2020-01-17 08:56:29
2019年, 全球经济增速较低, 中美经贸摩擦影响加深, 叠加国内经济转型升级阵痛和既有的结构性体制性矛盾, 经济发展面临的内外风险明显增多。
国内经济环境和基本走势分析
 
2019 年, 全球经济增速较低, 中美经贸摩擦影响加深, 叠加国内经济转型升级阵痛和既有的结构性体制性矛盾, 经济发展面临的内外风险明显增多。 我国在加快推动改革开放创新、 加强逆周期调节等政策综合作用下, 预 计 2019 年经济增长 6.1% 左右。
 
(一)经济运行总体平稳,下行压力加大
 
当前美国大选逐渐升温, 中国 “ 十三五” 规划面临收官, 中美经贸谈判即使能够取得阶段性成果, 但双方的根本分歧难以消除。 美方已经采取的加征关税措施对我国高科技产业、 对美出口制造业及相关产业链的消极影响持续显现, 部分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经营较为困难。 在加大逆周期调节以及 “六稳” 政策作用下, 预计 2020 年中国经济增长 6.0%左右。
 
(二)就业情况好于预期,潜在压力犹存
 
2019 年各类就业优先政策措施持续发力, 城镇新增就业目标提前实现,城镇调查失业率低于 5.5% 左右的预期目标。 中美贸易摩擦导致的国际贸易环境前景不确定, 制造业对美出口显著下降, 临时性用工和常规性用工均持续回落。 部分企业生产基地外迁, 导致就业机会外移。 近年来, 我国出口依存度明显回落, 出口增速减弱对就业的影响有所降低; 劳动年龄人口、 就业人口及劳动参与率下降, 就业压力相对减轻; 经济规模显著扩大, 服务业占比提高, 吸纳就业能力增强; 中西部地区吸纳的农村外出务工人员显著提
高; 稳就业政策对特定群体发挥了很好的效应, 新业态和灵活就业群体日益扩大。 在这些因素共同作用下, 对美出口企业生产收缩及企业外迁产生的就业压力总体上处于可控状态, 就业韧性较好, 就业情况总体好于预期。 2020 年, 需持续关注外部环境不确定不稳定因素对就业的潜在影响。
 
(三)消费物价走高,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走弱
 
2019 年居民消费价格指数 ( CPI) 走高与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 走弱分化背离, 2020 年这一态势会继续保持一段时间。 影响消费物价的因素包括: 能繁母猪、 生猪存栏量仍然低于正常值, 猪肉供需在相当一段时间内仍然紧张, 猪肉价格可能继续上涨一段时间, 替代性产品牛肉、 羊 肉、 禽肉、 水产品等的价格也相应出现不同程度上涨; 玉米等农产品去库存导致价格走高, 小麦、 大米等粮食价格可能存在上涨风险; 医疗、 房租等服务商品价格持续走高。 导致 PPI 走弱的因素包括: 国际经济增长放缓, 国际油价保持相对低位, 进口规模收缩等。 这些因素趋向压低我国进口价格, 投资需求疲弱和增速回落抑制了工业品出厂价格。 总体上看, 2020 年经济增长存在下行压力, 总需求不会大幅扩张, CPI 不具备大幅上涨的基础, 但推动 CPI 上涨的供给冲击因素仍不容忽视。
 
(四)外贸增速趋缓,外汇储备基本稳定
 
2019 年随着中美经贸摩擦升级, 我国对美进出口显著下降 (以美元计) , 下降幅度超过预期。 服务贸易逆差有所收窄, 国际收支整体趋于改善。 2020 年, 国际经济可能温和回升, 但仍存在下行风险, 需要继续实施稳外贸和稳外资政策。 预计 2020 年我国货物进出口 (以美元计) 有望实现小幅正增长, 外汇储备规模保持基本稳定。
 
(五)货币流动性基本适度,金融市场信用分化
 
2019 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速扭转了自 2017 年下半年开始的快速持续下降态势, 出现了恢复性上行。 值得注意的是, 人民币贷款余额同比增速边际上有所放缓。 贷款市场利率并轨改革启动以来, 贷款市场报价利率 ( LPR) 出现一定幅度下调。 金融市场信用分化明显, 在政策利率基本稳定、 高等级信用债利差下行的同时, 中低等级信用债利差仍有所扩大, 主要原因在于中小银行和影子银行信用收缩、 传统行业和中小民营企业转型升级较为艰难。
 
本文摘选于《经济蓝皮书:2020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预测》报告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本站或将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