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宏国研信息技术研究院官网
  •   [会员中心]  [退出]
  • 注册
  • 会员服务
首页 > 宏观经济 > 预计中国经济第二至第四季度强劲复苏 详情

预计中国经济第二至第四季度强劲复苏

金融界网站 / 2020-03-26 10:49:00
近日,由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1-2月份主要经济数据不及预期,彭博三位经济学家下调了对中国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测,由5.2%下调至1.4%。彭博经济学家也表示,这是其第三次更新对中国GDP的预测,但可能不是最后一次。

原标题:走出去智库:预计中国经济第二至第四季度强劲复苏 来源:金融界网站

走出去智库观察

近日,由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1-2月份主要经济数据不及预期,彭博三位经济学家下调了对中国2020年经济增速的预测,由5.2%下调至1.4%。彭博经济学家也表示,这是其第三次更新对中国GDP的预测,但可能不是最后一次。

另外,多家国内外机构均下调了2020年全球及中国的经济增速预期。野村预测2020年中国GDP增速为4.8%,渣打银行由5.5%下调至4%,瑞银由4.8%下调至仅1.5%,中金由从此前的6.1%下调至2.6%。

走出去智库(CGGT)合作伙伴——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亚太区经济研究主管高路易(Louis Kuijs)和高级经济学家胡东安(Tommy Wu)指出,预计中国领导层将接受今年较低的平均增长率,而不是寻求采取大规模的宏观刺激措施,因此预测今年中国GDP增速仅为1%,但到2021年中期GDP将增长7.6%。

走出去智库(CGGT)今天获授权刊发高路易(Louis Kuijs)和胡东安(Tommy Wu)的研究报告,供关注疫情经济影响的读者参考阅读。

要 点

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

1、由于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加深,我们已下调了对中国2020年的增长预测。1月至2月的糟糕数据以及由于人口流动的持续限制导致经济生活的恢复速度比我们预期的慢,我们现在预计第一季度GDP将同比下降5%。

2、由于经济生活将在很大程度上恢复正常水平,我们仍然预计第二季度开始经济会有连续的复苏。但是,持续的国内需求疲软,同时,病毒疫情在国际间爆发和多个国家实行了抗疫措施,中国的外部需求下滑,将限制中国经济复苏。我们目前看到2020年中国的GDP增长率仅为1%。

3、我们认为,中国领导层最终将接受2020年经济增长水平较低,并避免采取重大刺激措施。感到欣慰的是,第一季经济活动下降已经成为事实以及经济在2020年较后时候将再次显著增长。我们预计,到2021年中期的四个季度,平均GDP增长为7.6%。

4、我们认为围绕这一新预测的风险是平衡的。主要的上行风险是,中国政府将采取比我们预期更多的实质性刺激措施。关键的下行风险是,在国际上更严峻的全球形势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经济影响更加深远和持久,与我们新的全球基准预测一致。

正 文

CGGT,CHINA GOING GLOBAL THINKTANK

文/高路易(Louis Kuijs)

牛津经济研究院亚太区经济研究主管

胡东安(Tommy Wu)

牛津经济研究院高级经济学家

翻译/赵穆梓

走出去智库研究员

在限制人们活动以遏制冠状病毒爆发,以及最近其他国家不断爆发疫情之后,我们再次大幅下调了对中国的增长预测。我们现在预测第一季度GDP同比下降5%(如图一所示)。我们仍然预计第二季度至第四季度GDP会有强劲的连续复苏。但是,考虑到今年糟糕的开局,我们现在预计中国2020年GDP仅增长1%。

图一:中国:GDP

 

 

 

 

 

△如图一所示,我们现在预计中国第一季度GDP环比下降9%,同比下降5%。即使在今年余下的时间里出现显著的连续增长,我们现在仍预测到2020年GDP增长仅为1%。

降级的主要原因之一是1月至2月经济活动数据的糟糕表现。从发电厂的煤炭消耗、道路拥堵和房地产销售的每日指标可以知道,2月初的大规模限制极大地扰乱了中国的经济生活。但是直到3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前两个月的活动数据,宏观数据才显示出破坏的程度(由于中国农历新年的时间偏移而导致数据失真,中国国家统计局不会发布一月份的活动数据,而是一起发布前两个月的数据)。

1月至2月的数据比我们和其他人预期的数据要差得多。同期,工业增加值实质下降13.5%,固定资产投资名义下降24.5%,零售额下降20.5%(如图二所示)。根据较早的贸易数据,我们估计,由于冠状病毒疫情引发的生产和运输中断,前两个月的货物出口实际下降了16.5%。1月至2月的进口受到的影响较小,因为它们主要反映了春节之前的进口购买,而装运则在2月和3月到达。我们估计前两个月的进口量同比增长了1.1%。

图二:中国:关键周期性指标

 

 

△如图二所示,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和零售业的增加值在今年的前两个月都下降了。

此外,仍然存在的对人员流动的限制继续减缓恢复经济生活的速度,这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有迹象表明中国在遏制疫情方面取得了进展之后,中国领导层于2月12日发出信号,表明政策立场已从遏制病毒疫情爆发转向支持经济复苏。然而,近几周来已经清楚地表明,由于领导层将抗击疫情放在首位,地方政府继续谨慎行事,将疫情的完全遏制优先置于经济增长之上。尽管各省每天新增COVID-19病例下降到个位数甚至为零。

结果,我们用来追踪经济复苏的每日指标继续比之前预期的要慢得多。3月18日,六个独立发电厂的煤炭消耗量仍仅为2017-19年度春节后同期的平均水平的80% (虽然较2月下半月的66%为高)(如图三所示)。尽管有关钢炉产能利用率的每周数据表明重工业更快地恢复正常,但是道路拥堵和房地产销售的每日数据也继续落后。总体而言,虽然我们之前曾预计3月份经济将恢复正的同比增长,但现在我们预计会进一步收缩。

基于这两个发展,我们已调低了对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的预测。我们现在预计第一季度GDP环比下降9%。这意味着GDP同比下降5%,而三月初同比增长2.3%。

图三:中国:6家发电企业的煤炭消耗量

 

 

△如图三所示,正如发电厂的煤炭消耗量之类的指标所显示,恢复经济常态的工作正在进行,但比以前预期的要慢。

我们仍然希望随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公司运营恢复正常,第二季度开始经济会有恢复。我们认为,一旦工厂和其他企业完全恢复运营,将迫使工人赶上积压的生产和失去的经济活动。我们还期望已经出台的政策有助于支持经济复苏。这些措施包括降低利率和准备金率,告诉和帮助银行放松应对陷入困境的借款人,减免税收和社会保障费用以及基础设施投资。政府还通过确保公司能够生产产品并将其提供给客户和港口以履行订单,来致力于捍卫中国在全球供应链中的地位。这包括在6月底之前暂时免收港口费。我们还认为,宏观政策将进一步放宽,特别是在财政方面,包括通过对就业和消费的进一步补贴。

但是持续的内需疲软将继续拖累经济复苏。人们要完全恢复其正常的支出方式还需要花费一些时间,而不断上升的失业率将抑制消费。此外,许多中小企业受到经济停滞的打击可能会破产,给投资造成压力,甚至许多财务状况良好的公司在一段时间内仍将不愿投资。

另外,冠状病毒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正在中国以外迅速扩大,这将对2020年的全球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因此,在未来的几个月中,对中国商品和服务的外部需求将受到严重拖累。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预计第二季度环比增长8%,但不能完全弥补第一季度的亏损,然后下半年将出现较为温和但仍强劲的环比增长,季度环比增长2.6%。即使在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如此健康的连续增长的情况下,我们预计2020年GDP整体增长1%,低于之前预测的4.8%。

这显然大大低于今年初设定的6%左右的增长目标,但(最终目标)尚未正式宣布。尽管决策者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接受2020年低增长的新现实,但我们认为中国领导层将接受2020年经济的低增长。如上所述,随着未来几个月供应紧张状况的缓解,我们预计将会进一步放松宏观调控。但是,在第一季度出现“火山口”之后,这需要巨大的刺激措施才能在今年达到比如说4%的增长,而过大的宏观刺激方案在北京仍然不受欢迎。因此,我们预计中国领导层今年将接受较低的增长率,而不是寻求采取大规模的宏观刺激措施。政策制定者可以从中放松并强调一个事实,即经济活动的下降已经在我们身后,而且经济复苏已经开始。我们现在预计,到2021年中期的四个季度,GDP平均增长7.6%。

就基本情景中中国经济增长的细分而言,受到经济中断、不确定性和全球疲软的影响,我们预计今年的实际固定投资增长率仅为0.5%,低于我们去年4.4%的预期。但我们预计私人消费将更加疲软,由于人们不愿出门消费,收入下降的压力以及消费者信心减弱,私人消费将萎缩0.6%。仅由于政府消费的快速增长,总体消费的情况才会好一些。在这方面,由于税收收入增长非常低,而为了抵御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并刺激经济,政府增加支出,因此,我们看到政府赤字增加了1.7个百分点,达到GDP的6.6%。

尽管第一季度出口受到供应中断的限制,但由于全球需求疲软,预计今年下半年出口将受到抑制,这将导致实际总出口(商品和服务)平均下降8.2%。预计2020年,商品进口实际将“仅”下降3%。但是,由于出境旅游业实际上停止了,服务进口出现下降,我们看到总体进口量下降了6.8%。总体而言,预计今年的经常账户盈余将从2019年GDP的1.2%升至GDP的1.4%。

尽管时机有所不同,但上述GDP增长情况与我们发布的新的全球预测相类似。我们新的全球基准预测还显示,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对经济增长产生了严重但相对短期的影响,这与过去病毒爆发期间的经验一致。但是,我们的预测也强调了在这种迅速变化的局势中巨大的不确定性,并且存在着向更严峻的全球局势过渡,带来更深远、更持久影响的巨大风险。

在大幅削减我们对中国经济增长预期之后,我们认为围绕增长预期的风险是均衡的。主要的上行风险是中国政府将采取比我们预期的更大的刺激措施。主要的下行风险是,就全球而言,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对经济的影响是更深远和持久的,这与我们的全球基线相比更为严峻。

(内容以英文为准。如需牛津经济研究院更多报告资讯或者数据库信息,请给CGGT微信公众号发送联系信息。)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本站或将追究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