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宏国研信息技术研究院官网
  •   [会员中心]  [退出]
  • 注册
  • 会员服务
首页 > 经济顾问 > 黄益平:国际经济形势不确定性背景下 “双循环”有望催动经济持续增长 详情

黄益平:国际经济形势不确定性背景下 “双循环”有望催动经济持续增长

中国经营网 / 2020-11-24 23:21:51
 
2020年11月23日,由《中国经营报》和中经未来主办的“2020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周”盛大开幕。作为财经界具有权威性和前瞻性的盛会,本届年会周汇聚中国商界智库及顶级企业家思想,探寻中国经济与企业的共同发展之路,为政府、企业、中外知名学者搭建思想交锋和智慧分享的平台。
 
在24日举行的“2020卓越竞争力银行峰会”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分享了两个方面的看法,即我国现在面临的经济和金融形势,以及金融开放过程中可能要面临的问题。
 
 
国际经济形势不确定性背景下 “双循环”有望催动经济持续增长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黄益平
 
黄益平表示:“从大的方向看,未来国内经济大循环、支持国内需求或将成为下一个世界级的经济故事。与此同时,需要做的是支持创新,尤其我国的金融体系,过去擅长支持要素投入型的增长,但现在银行要转型,资本市场要发展,数字金融需要有更长足的进步,未来怎么支持创新驱动型的增长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对外来看,需要进一步开放,对金融业来说,开放可能会带来一些不确定性,不稳定性可能会提高。怎样面对这些不确定性,政府需要做一些预案,包括对将来潜在产生的跨境资本的大进大出需要采取一些措施,制定宏观审慎政策,以保证金融开放稳定持续,更好地通过‘双循环’实现经济持续增长。”黄益平如是说。
 
从“小国经济”变成“大国经济”
 
自全球危机以来,我国政策越来越多地倡导要靠国内需求来支持经济增长,也就是所谓的“双循环”新经济格局,“双循环”即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但同时内外循环相结合。
 
黄益平表示:“在经济发展有‘三驾马车’,即出口、投资、消费。过去40年,在中国经济发展当中最主要的推动力量就是出口和投资。在改革开放以后,实际上是储蓄率提升,投资率提升,但消费相对比较疲软。如果生产很多,消费不足,会造成一个直接的问题就是产能过剩,如果产能持续过剩,投资回报就会有问题,经济增长很难持续。”
 
“但同时,美国的经常项目逆差变得越来越高,这意味着美国是在使劲地消费,并没有生产太多的产品。如果把中国和美国结合在一起看,实际上世界经济是获得了平衡的。”黄益平表示。
 
但是,黄益平分析认为,现在主要靠外部需求的增长模式已经越来越难持续,原因大概有几个方面:
 
第一,美国经济的增长速度在不断下降,对中国等很多新兴市场国家产品的需求也在下降,经济增长速度下降了,我国也很难再像过去那样依靠外部市场的需求来持续推动中国的经济增长。
 
第二,国际市场上出现新的政策挑战,尤其是在过去两三年,中美贸易摩擦导致我国出口产品所面对的关税税率在不断提高,未来一段时间,出口增长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第三,在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经济可以称为“小国经济”,但今天已经变成“大国经济”。所谓的小国和大国经济在经济学分析当中主要的判断标准就是所采取的一些经济决策或者生产及投资活动,会不会对国际市场产生影响。“小国经济”中,不管出口多少、进口多少对世界市场都没有影响,但“大国经济”反之。所以,如果持续地像过去那样靠外部需求支持中国经济增长变得越来越困难,因此需要更多地靠国内需求来支持经济增长,实际上是希望消费成为中国的主要的推动力量。
 
此外,在疫情出现和恢复期间,很多低收入人群的收入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消费的复苏还有难度。从这个角度来说,黄益平认为,消费的持续增长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第一,社会保障体系需要进一步改善。第二,收入分配有待进一步改善。第三,城市化需要加快推动。其认为,未来30年如果能推动城市化,让更多的农民进城,消费还是大有可为的,这也是将来“双循环”中内循环的一个很重要的内容。此外,其表示,国内大循环不仅仅是需求问题,还涉及供给问题,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从过去的要素投入型转向创新驱动型,需要靠创新来支持。
 
“双循环”并不意味着政策转为内向型
 
关于“双循环”的讨论,很多人认为是大势所趋、是必然的选择,但在国际市场上也引发了一些疑虑。比如,“双循环”是不是意味着将来的政策都变成内向型的,不再像过去一样持续地对外开放?
 
对此,黄益平表示:“在大循环过程当中持续开放是我们保持‘双循环’有效运行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更多地靠国内经济循环不是说我们将来完全靠国内循环就可以支持长期增长,其实是需要进一步开放,进一步融入世界经济。只是相比较而言,国内需求将来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过去两年,尽管对外贸易冲突变得越来越突出,但金融开放政策一直在持续,并且得到了很多国际投资者的认同。近年来,对外资进入中国金融服务业的门槛在不断降低,原来有很多持股比例已经取消,投行、资产管理、评级等一些行业领域都在不断开放,这也是过去这几年我国在开放政策当中的一个亮点。”黄益平分析道。
 
谈及下一步该怎么做?黄益平表示:“从经济形势看,不确定性非常大。从国内角度来看,疫情期间政府采取了很多措施支持中小微企业和老百姓的生活。但从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看,直接能达到企业和个人的渠道非常少,最后的结果实际上都是靠国内的金融机构提供融资的支持,尤其是商业银行。今年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的要求是中小微企业贷款的增长速度要达到40%。但是,需要考虑的是明年银行业资产质量会不会发生变化?如果明年银行业资产质量开始出现变化,对银行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对货币政策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对于社会的稳定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政策应该如何应对……这都是值得关注的。”
 
面对上述不确定性,在黄益平看来:“政府应该出台一些预案来应对上述可能发生的风险,采取一些措施稳定市场、稳定信心。”
 
此外,从国际经济形势来看,黄益平亦认为,不确定性同样非常大。“现在疫情在一些西方国家仍然非常严重,但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如果新冠疫苗研制成功,马上全面铺开,很有可能到明年春季的时候疫情就彻底结束了,经济也就强势反弹了,但也有可能会持续低迷一年到两年的时间。如果明年疫情结束了,美联储、欧洲央行会快速地退出他们现有的量化宽松政策,这对我国来说有可能面临新的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的压力。面对这样的情形需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原标题:黄益平:“双循环”或将成为下一个世界级经济故事)
特别提示:凡注明“来源”或“转自”的内容均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分享的内容仅供读者学习参考,不代表中国经济形势报告网的观点和立场。中国经济形势报告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187884295进行反馈。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本站或将追究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