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宏国研信息技术研究院官网
  •   [会员中心]  [退出]
  • 注册
  • 会员服务
首页 > 经济顾问 > 黄奇帆:5G时代或形成产业互联网时代,将迎来巨大蓝海市场 详情

黄奇帆:5G时代或形成产业互联网时代,将迎来巨大蓝海市场

财新网 / 2020-06-22 12:25:17
黄奇帆:5G时代或形成产业互联网时代,将迎来巨大蓝海市场
 
“2020财新夏季峰会”于6月22日-23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十二届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奇帆出席并演讲。
 
黄奇帆指出,与美国相比,我国产业互联网还处在发展初期,国内消费互联网在2014年以后进入了缓慢增长期,实际上已经接近天花板,现在渐渐进入拐点了。目前国内还没有什么产业互联网企业崭露头角,美国科技股前20位的上市公司有7个产业互联网公司,市值等于美国最大规模的20个上市公司市值的50%。中国还没出现这个现象,5G时代将形成产业互联网时代,这是个巨大的蓝海,今后的独角兽主要产生于产业互联网系统。
 
   以下为演讲实录:
 
  黄奇帆:各位同志、各位朋友,根据会议的主题,我就新基建、新机遇做个发言。
 
  根据国家发改委有关部门给出的定义,所谓“新型基础设施”是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以技术创新为驱动,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
 
  主要包括三个方面内容:一是信息基础设施。包括5G网络、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等等。涵盖了通信、算法、算力等方面。二是融合基础设施,是应用上述技术对传统基础设施进行赋能增效、改造升级,形成如智能交通、智慧能源(4.020, 0.00, 0.00%)等等。三是创新基础设施。比如支撑重大科学研究、技术开发的大科学装置、大实验平台等等。在新冠疫情冲击国内外经济的背景下,发展新基建是应对经济下行的有力武器,是推动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抓手,更是引领新科技和产业革命的战略依托。
 
  (一)新基建和老基建有4个不同。与老基建相比,新基建有以下几个方面的不同。一是从服务对象看,老基建如机场、铁路、公路等,针对的是人流、物流,为人员流动和货物贸易提供极大的便利。而新基建如5G网络、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更多是针对信息流、资金流,不仅为人们提供了点对点的即时信息服务,还通过基于互联网、物联网的金融支付工具,便利了资金的跨地区流动,也为基于网络的服务贸易提供极大的便利。
 
  二是从投资的经济性看。老基建投资大、回收慢,一条一百公里的高速公路投资规模至少50、60亿元,其回收期一般要20年、30年。新基建投资规模大小不一,但总的来说回报期相对较短。
 
  三是从投资主体看。老基建一般有政府投资,有的虽然做了PPP,但往往需要政府兜底。新基建则一般由市场主体自己投,自负盈亏,比如中国的通信基础设施是由几大电信企业在投,前几年组建了铁塔公司也是以企业形式存在。
 
  四是从投资的经济社会效益看。老基建投资形成了若干交通枢纽,奠定了城市经济这一人类伟大发明的发展基础,新基建投资则奠定了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生命经济这些人类未来文明的发展基础。不仅本身形成了规模庞大的数字经济产业,还颠覆性地将传统产业数字化,从而产生不可估量的叠加效应、乘数效应。
 
  (二)新基建将助推数字经济产业化,形成万亿级的自成体系的数字化平台。新基建涉及的信息基础设施,如5G网络投资、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区块链等本身将带来天量投资。根据工信部有关机构测算,2018年我国信息通信产业具体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电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行业等等,规模达到6.4万亿元,在GDP中占比达到7.1%,预计2020—2025年期间,我国5G商用将直接带动经济总产出10.6万亿元,直接创造经济增加值3.3万亿元。
 
  其中5G基站将会有500万到600万座,每座20万元投资,投资规模也将达到1万多亿元。再比如各地正在新建的数据处理中心,去年全世界在建的大型数据处理中心有180个,一般10万台服务器规模以上的数据中心算是一个大型数据处理中心。所以,去年全世界就有1800多万台服务器在安装建设中。中国今后5年将会增加1000万台服务器,这1000万台服务器连带机房、电力等设施建设至少将带动1万亿元。
 
  再如物联网,预计未来5年至少要带动30到50亿个终端联网,形成万物万联,将带来的投资规模也会超过2万多亿元。其它比如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的投资也都将达到万亿级。
 
  更为重要的是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和网络包括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五位一体将形成数字化平台的有机体系,共同生成在5G基础上,成为一个类似于人的智能生命体。如果将这种数字化平台用人类类比,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以及物联网就像人类的神经系统;大数据就像人体内的五脏六腑、皮肤以及器官。云计算相当于人体的脊梁骨;没有网络,五脏六腑与脊梁就无法相互协同;没有云计算,五脏六腑无法挂架。而没有大数据、云计算就是行尸走肉、空心骷髅。有了神经系统、脊梁骨、五脏六腑、皮肤和器官之后,加上相当于灵魂的人工智能,人的大脑和神经末梢系统,基础的大致于云的平台就形成了。而区块链技术就像人类不可篡改的分布式基因,经过更先进的基因改造技术,从基础层面大幅度地提高大脑反应速度、骨骼的健壮程度、四肢的操控灵活性等等。总之,互联网数字化平台在区块链技术帮助下,基础功能和应用将得到颠覆性改造,从而对经济社会产生更强大的推动力。
 
  (三)新基建将助推传统产业数字化,形成具有颠覆意义的产业互联网。颠覆性是指数字化平台跟传统产业,或者经济形态结合的,会产生颠覆性的改造作用。比如数字化平台跟城市结合就形成智慧城市,跟工业制造结合,就形成工业制造4.0。跟物流结合当然就是智慧物流。跟金融结合,就是金融科技。它可以颠覆各个传统产业,推动传统产业数字化,特别是将形成具有颠覆意义的产业互联网。
 
  所谓产业互联网就是利用数字技术把产业各要素、各环节全部数字化、网络化,推动业务流程生产方式重组变革,进而形成新的产业协作、资源配置和价值创造体系;与消费互联网相比,产业互联网有明显的区别。比如产业互联网是产业集群中多方协作共赢,消费互联网是赢者通吃。产业互联网的价值链更复杂、链条更长,消费互联网集中度较高;产业互联网的盈利模式是为产业创造价值、提高效益、节省开支,消费互联网盈利模式通常是先烧钱补贴,再通过规模经济和增值业务赚钱等等。
 
  构建产业互联网是产业价值链重塑的过程,产业链上的每个环节都需要做数字化升级,产业生态不再只是传统意义上把原材料变成产品,还要加工数据要素,把数据变成产品的一部分,并进而通过数据产品和服务拓展产业链的价值空间。在发展产业链的过程中,传统产业要进行大胆的变革,敢于抛弃落后的商业模式,对组织架构、组织能力进行升级迭代,提高组织内部协同效率,更好、更快地为数字化转型服务。
 
  产业互联网是一片蓝色的海洋,它的市场空间有多大呢?有关材料分析,全球目前有40多万个万亿美元级的产业集群,可以数字化结合,实现数字化转型。根据测算,仅在航空、电力、医疗保健、铁路、油气这五个领域,如果引入数字化支持,假设只提高1%的效益,平均每年就可以产生200亿美元。在15年中,预计可节约近3000亿美元。如果数字化转型能够拓展10%的产业价值空间,每年就可以多创造2000亿美元以上的价值。所以,如果说中国的消费互联网市场目前只能够容纳几家万亿元级的企业的话,那么在产业互联网领域就有可能容纳几十家上百家同等规模的创新企业。
 
  与美国相比,我国产业互联网还处在发展初期,国内消费互联网在2014年以后进入了缓慢增长期,实际上已经接近天花板,现在渐渐进入拐点了。目前国内还没有什么产业互联网企业崭露头角,美国科技股前20位的上市公司有7个产业互联网公司,市值等于美国最大规模的20个上市公司市值的50%。中国还没出现这个现象,5G时代将形成产业互联网时代,这是个巨大的蓝海,今后的独角兽主要产生于产业互联网系统。
 
  (四)加快新基建有助于完善中国创新体系,推动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到目前为止人类社会已经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目前正在兴起的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第一次工业革命从1760年到1840年前后,标志是由机器替代人类,那个时候大清王朝还处于沉睡状态。第二次工业革命从19世纪90年代到19世纪末,标志是电力的广泛应用,那个时候中国还处于清王朝灭亡前后的动荡年代,我们也没跟进。第三次工业革命是20世纪40年代、50年代到2010年前后,以原子能、电子计算机、空间技术、生物工程的发明和应用为主要标志,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有幸参与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可以说前两次工业革命中国都错过了,第三次(工业革命)让中国赶上了,但我们只是参与了,还没达到引领工业革命的前后。
 
  2020年前后科技革命呈现出了新的特征,一些领域出现了新的突破,有人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这个阶段中国的创新能力也发生了新的飞跃。2011年中国授予的发明专利申请量跃居世界第一位,占到全球总量的1/4。中国申请人通过专利合作条约PCT途径提交的国际专利申请量上升到世界的第四位。国内发明专利申请量、授权量和有效专利数量全面超过了国外数量。
 
  但是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我们的基础研究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创新体系仍存在不少短板,市场经济条件下新型举国体制仍有待探索,在新冠疫情深度冲击全球经济大背景下,唯有科技、唯有创新才是走出危机赢得主动的治本之道。加快新基建建设,特别是加快布局一批大科学装置和大实验平台为代表的创新基础设施,同时服务于科技创新体制改革的深化,将有助于打造基础研究、区域创新、开放创新和前沿创新、深度融合的协同创新体系,有助于进一步激发全球创新动能,有助于中国参与甚至是引领第四次工业革命。
特别提示:凡注明“来源”或“转自”的内容均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分享的内容仅供读者学习参考,不代表中国经济形势报告网的观点和立场。中国经济形势报告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187884295进行反馈。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本站或将追究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