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宏国研信息技术研究院官网
  •   [会员中心]  [退出]
  • 注册
  • 会员服务
首页 > 中宏视角 > 姚洋:二季度GDP预计同比增长0%左右 详情

姚洋:二季度GDP预计同比增长0%左右

网易研究局 姚洋 / 2020-07-14 23:09:53
作者|姚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网易研究局专栏作家)
 
第一季度,中国经济下行严重。但是,二季度,特别是5、6月份之后环比增长非常明显。我估计二季度同比增长是在0附近,因为4月份经济负增长明显,5月份经济增速虽然环比增长较大,但同比实现正增长有一定难度,而6月份肯定有增长。平均下来,二季度GDP同比增长0%左右。
 
总体而言,上半年的经济增长是在-3%左右,形势较为严峻,给下半年经济增长提出了挑战。如果要保证全年经济正增长,下半年一定要保证6%的增速。至于能否达到6%的增长目标,取决于疫情是否会反复。如果出现像北京这样的疫情反复,实现这一目标就有困难。反之,达到6%的增长还是有希望的。所以全年,我们争取实现0%-1%的增长,这应该是可以预见的一个结果。
 
现在回过头看来,中国在疫情防控上做得相当好,我们迅速、强力地阻断了病毒传播的途径。北京疫情一反弹,北京市政府立即“扑上去”,控制住疫情。在两三个星期内实现新增确诊人数清零,这说明我们防控的力度非常大,落实也很到位。
 
目前除北京外,全国的经济活动基本恢复,但是病毒没有再度传染。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人流密集的地方,大家都戴着口罩,阻断了病毒的传播。将来在中国,戴口罩可能会变成一种常态。如果我们能坚持这种习惯,我觉得既抓防控、又恢复生产是有可能的。
 
中国抗疫率先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但是国际疫情仍然比较严重,全球疫情防控就形成了一个“时空差”。这个“时空差”对中国来说,会同时带来利好与挑战。
 
利好在于中国的经济恢复是全球最好的。由于产业链断裂,一些本来要进口的中间产品国外不生产了,这样给国内的企业提供了机会。很多人认为,产业链断裂,中国有被排除到产业链之外的可能性。但是,现在发现这种说法显然是站不住脚的。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反而是中国本土企业有较大的发展,占领更多的市场。我觉得现在这一趋势越来越清楚。
 
挑战性的一面就是有些产业受到的打击非常大,比如航空业、旅游业、海外留学等。另外因为国外经济恢复缓慢,需求不振,这对中国的外贸企业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企业恢复的瓶颈是订单不足
 
中国市场目前的流动性已经充足。现在美元开始向中国流动,外汇一进来,央行就得被动地发货币,会带来一些流动性。如果流入的热钱比较多,央行就会被动地释放流动性,央行主动发货币的必要性就会降低。
 
央行发了货币,但是企业对流动性的需求又比较少,就导致资金进入金融领域空转。货币当局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央行在放行货币方面的步子迈得比较小。下半年情况或许会有所改变。如果经济恢复起来,企业的订单增加,实体经济对流动性的需求就会跟上来。
现在经济恢复比较慢,企业的瓶颈仍然是在订单上。在没有订单的情况下,给企业再多的流动性也没用。所以,目前来看,流动性并不紧张。但是如果下半年经济恢复良好,那么充足的流动性就很重要了。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大型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增速要高于40%。”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要完成这项任务,各大银行还要想想办法。
 
针对取消公积金制度来给企业减负的观点,我不太认同。公积金不应该取消,它还有一定的作用。关键是,公积金的发放可以更加公平,真正照顾到需要的人。企业减负是一个长期工作。在经济下行的时候,给企业减负作用其实并不是很大。因为现在主要是需求出现问题,即使给企业减负,生产出来的产品也卖不出去,供给上不去。所以,减负只是给企业发了一个福利,让它可以渡过难关。像公积金这样的长期政策不应该被动摇。
 
中国经济下半年驱动力首要的还是消费
 
中国经济下半年的驱动力首要的还是消费,得让老百姓放心地消费。第二,我估计发展基建的效果会显现出来。上半年有一些基建上马,产生的需求不会立即反映出来,到下半年就逐渐反映出来。所以下半年,经济增长速度肯定会有所提高。
 
但是,我觉得目前发消费券的方式方法有问题。消费券指定必须消费的产品,但是指定的产品很可能对消费者来说没有用,就造成了消费券的浪费。这种消费券就好比美国商场里经常发的折扣券。根据统计,高达40%的比例的折扣券是没有被用掉的。所以,参考这个数据,按照限定产品的方式发消费券,效果并不理想。
 
各地应改变发消费券的方式,可以发电子货币,规定不能储存,限定花费期限。这样一来,拉动消费的效果就会显现。此外,发消费券的力度要再加大一些。对失业者、低收入者还是要发现金补助,这是一箭双雕的做法。一方面救助了穷人,另一方面又刺激了消费。因为穷人的消费倾向非常高,他们拿到了钱,往往会立刻消费。
 
在这方面,我觉得各地政府做得还不够。距离两会结束已经一个多月了,各地还没有完全行动起来。经济困难主要是消费下降造成的,要保证下半年经济恢复,必须得提振消费。但是疫情还在蔓延,大家的消费还是小心翼翼。在这种情况下,通过政府的补贴去刺激消费,就显得更为重要。因为老百姓自主性的消费降低太多,所以需要外部对消费的刺激,老百姓整体的消费才会提升。
 
给市场充足空间以鼓励大面积创新
 
“十四五”期间,经济发展最重要的一点还是要给予市场选择的权利。政府要放松管制,创造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这对企业来说是最好的一个产业政策。经济转型最大的方向就是创新,大面积的创新只能由市场来做,要给市场留下更大的空间。
 
另外,“十四五”期间,有几个方面要重点规划:
 
第一就是社保的改革。距离2030年越来越近,现在普遍预测,2030年之后中国的人口开始负增长,迎接“银发潮”,我们有没有应对的策略?相应的养老金、医疗体系等都要好好地规划。
 
社保要进行分类管理。现在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一刀切,很多企业参加不了。应该划分几个档次,让企业都能参加。这一点一定要落实,否则等到下一个五年计划,就得有巨大的动作,才能消化“银发潮”。
 
第二,在某些领域,比如芯片产业,国家要有大投入。我们未来这五年要考虑在哪些领域突破美国“卡脖子”的现象。但是,五年时间内做不了太多工作,所以挑选的待突破领域不能太多,一定要集中。应该挑选技术线路比较成熟,容易攻占的领域。英文里有个词叫做“Low-hanging Fruit”,即低处的果实,政府得去摘这种果子。否则,会耗费大量的资金和精力。
 
欧美经济要在下半年缓过来有难度
 
美国、欧洲疫情都有所反弹,特别是美国疫情反弹非常严重。这会严重地影响经济走势。哈佛等学校已经宣布,下半年都上网课。这就很明显地反映了大家对下半年的疫情态势还不是很乐观。
 
疫情反弹严重的情况下,要全面恢复经济,难度非常大。任由疫情发展下去,会挤兑公共医疗资源。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哪怕是特朗普政府,复工复产也得“悠着点”,不可能全面复工,必要的社交距离还是要保持。但是这样一来,整个经济恢复的速度就会慢下来。所以,欧美经济要在下半年缓过来还是有难度的。
 
关于疫情反弹是否会造成系统性的金融风险,我估计今年不太可能。因为美联储已经“赤膊上阵”,三个月内扩表了3万亿美元。尽管有些货币现在开始流向海外,但是整个市场上的资金还是充足的。在这种条件下,爆发金融危机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但是从中长期来看,形势就很难判断了。经济不恢复,大家的信心就会衰退,有人或许就开始要逃离金融市场。于是,就会引发系统性风险。到时候,由于大家对市场不再抱希望,美联储再发钱也没用了。但是我估计美国大选之前,美股发生大规模暴跌的可能性是比较小的。
 
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在短期内,起到托底的作用;从中期来说,会形成泡沫,增加美国整个金融体系的风险;长期来看,发那么多货币,再欠一大堆债,就是“自杀”行为。所以,美联储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中国绝对不能向它学习。
 
中国和世界的联系会更加深入
 
对世界而言,QE是否是下半年的主基调取决于两个指标。第一个指标是疫情。如果疫情持续蔓延,失业人口不减,美联储、欧洲央行可能继续发货币。这样一来,政府才好去发债券,资助老百姓的消费。另一个指标就是金融市场的下行压力。如果金融市场出现下行,货币当局为了托底,避免股市崩盘,也有可能增加流动性。
 
脱钩、去中国化、逆全球化等趋势在下半年不会进一步加剧。上半年,所谓的脱钩、逆全球化并没有发生。事实上,中国和世界的联系不仅保留了,而且会更加深入。比如在金融领域,大量的钱涌入中国,这不仅不是脱钩反倒是更深入的挂钩。现在中国和美国在高科技领域的竞争也不能认为是脱钩,因为在技术方面也没有完全脱钩,只是竞争加剧了。
 
特别提示:凡注明“来源”或“转自”的内容均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分享的内容仅供读者学习参考,不代表中国经济形势报告网的观点和立场。中国经济形势报告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187884295进行反馈。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本站或将追究责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