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宏国研信息技术研究院官网
  •   [会员中心]  [退出]
  • 注册
  • 会员服务
首页 > 中宏视角 > 王一鸣:全球经济复苏仍面临五点挑战 详情

王一鸣:全球经济复苏仍面临五点挑战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21-03-24 15:36:12
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21年会于3月20至22日在北京举行。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第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王一鸣出席并演讲。王一鸣表示,当前全球经济复苏面临五大挑战,面对这些风险挑战,迫切需要国际社会携起手来共同应对,在疫苗分配、宏观政策协调、维护金融市场稳定、推动绿色复苏等领域加强多边合作。在这个过程中,中美两国作为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应该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以下为演讲、问答实录。
 
大家好!在经历了过去一年疫情的冲击后,进入2021年,全球对经济复苏充满期待。疫苗加快投放和接种率持续上升,点燃了人们的希望曙光。主要经济体持续的政策支持,为全球经济步入稳定复苏轨道增添了动力。国际机构和主要经济体普遍调高了今年经济增速预测。乐观者预期,2022年将迎来“新的世界”。但仍要看到,当前全球经济复苏仍然不稳定不平衡,疫情冲击导致的各类潜在风险不容小觑,经济复苏仍将面临诸多风险和挑战。
 
第一,经济复苏仍受到疫情不确定性的影响。随着疫苗覆盖范围扩大,经济加快复苏将是大概率事件。但复苏进程很大程度上仍受到疫苗接种率和有效性的影响。若疫苗接种率不如预期,或者病毒变种使疫苗有效性降低,经济复苏仍将面临疫情的困扰。从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重新采取封闭隔离措施的情形看,疫情仍有可能卷土重来,复苏进程仍将一波三折。
 
第二,全球经济复苏不平衡加剧。疫情期间,发达国家采取极为宽松的财政货币政策,对稳定经济和金融市场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新兴市场国家迫于自身财力或债务压力,政策空间明显受限,经济复苏更为缓慢。即便在发达国家,疫情冲击的不对称和再分配效应,加剧了收入差距扩大,社会不平等加剧,“K型复苏”态势更趋明显,有可能强化本已上升的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和逆全球化思潮,延缓全球经济复苏进程。
 
第三,债务高企增大潜在风险。为应对疫情冲击,主要经济体推出空前规模的财政政策,债务水平已突破历史高位。根据国际基金货币组织的统计,截止到2020年9月底,世界各国共推出财政计划11.7万亿美元,超过全年世界GDP的12%。一些国家还在出台新的刺激政策,如美国国会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这些措施在促进经济复苏的同时,也将增大后期的债务风险压力。
 
第四,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的溢出风险。美元是全球最重要的储备货币,美联储的零利率和无限量宽松政策,加剧了全球流动性过剩,短期资本大规模流入新兴市场国家并推升本币升值。如果美国经济超预期反弹,现在都预计美国会强劲的回升,美联储边际收紧货币政策,又可能导致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大规模流出,甚至引发资产价格大幅下挫和金融市场动荡。
 
第五,大宗商品上涨推升通胀预期。随着全球经济复苏和需求的恢复性增长,叠加宽松的流动性,引发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上涨,原油价格指数已接近一年前高点,有色金属,比如铜价格快速攀升。与此同时,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明显上升。一旦通胀预期得到确认,货币政策开启逆向调整,有可能使潜在风险加速暴露。
 
面对复苏进程中的风险挑战,迫切需要国际社会携起手来共同应对,在疫苗分配、宏观政策协调、维护金融市场稳定、推动绿色复苏等领域加强多边合作。在这个过程中,中美两国作为两个最大的经济体,应该发挥更重要的作用。
 
2021年是中国实施“十四五”规划的第一年。去年中国经济增长2.3%,是全球唯一实现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今年设定6%以上的预期增长目标,体现了中国将追求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可持续增长,也为应对不确定性、防范风险和结构性改革预留了空间。随着中国经济逐步恢复常态,宏观政策正常化也被提上议程。考虑到经济恢复存在结构性差异,中小微企业仍面临困难,宏观政策将保持对经济恢复的必要支持力度,不求急转弯,并在稳增长与防风险之间把握好平衡。
 
从更长期看,中国将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就是要拓展内需市场,既增强经济内生动力,也为各国产品和服务创造更大市场空间。国内国际双循环就是要扩大开放,以国际循环来倒逼国内大循环效率和水平。中国经济已深度融入世界经济和国际分工体系,国内 循环与国际循环相互依存、不可分割。中国在改革开放实践中,深刻认识到“开放带来进步,封闭必然落后”。
 
展望未来,中国将坚定不移扩大开放,特别是要继续拓展规则、规制、管理、标准等制度型开放,构建与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制度体系和监管模式。这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也将促进世界的共同发展和繁荣。谢谢各位!
 
问答环节
 
提问:请问,未来五年中国经济的年均增长速度大体上会处再一个什么样的区间?
 
王一鸣:关键是我们要对未来的潜在增长率要有一个估算。其实很多研究也做了这种估算,我们做“十四五”规划的前期也大体做了估算,大体的区间就是5-5.5%。因为现在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存在,你要给出一个精确值是很难的,因为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存在,所以做一个区间的判断,我们当时做的估算是5-5.5%。你要看很多研究,类似的研究很多,有的略高一点,比如说有的研究说是6%,也有偏低一点的,我们的估算大致是这样的。
 
提问:刚才您讲世界经济的隐忧,比如说大宗商品上涨,美国经济会强劲复苏。我想问一下,如果美国经济强劲复苏,过了几个月之后美联储加息资本大批回流的话,会对中国经济具体造成什么影响?表现在哪些方面?
 
王一鸣:我们回顾一下过去一段时间,特别是去年人民币升值幅度很大,你要看跨国资本流动的话,资本流入有一定的规模,对我们的股市有一定的支撑作用。刚才你说了,如果美国经济强劲复苏,现在国际市场也有这种预测,美国经济今年可能会达到6.5%,美国去年是负增长,即便这样对美国经济来说还是很强劲的反弹。
 
你从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来看,它也在明显的回升,这对未来美联储货币政策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你看美联储最近的言论,说是短期内不会动,如果真是强劲的回升,通胀指数迅速攀升的话,这种边际性调整也会对资本的流动产生影响,也会形成一种逆向的变化。原来是本币升值,资本会流入,接下来可能会带来逆向的变化,这样逆向变化形成就会对市场预期产生影响,包括对资本市场、对资产价格都会带来影响,包括也会给房市带来一定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有多大很难估算,但是我们可以做一些前期的判断,这种风险还是存在的。
 
■王一鸣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第十三届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委员
 
特别提示:凡注明“来源”或“转自”的内容均自于互联网,属第三方汇集推荐平台,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分享的内容仅供读者学习参考,不代表中国经济形势报告网的观点和立场。中国经济形势报告网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QQ:3187884295进行反馈。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本站或将追究责任;


×